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札记
转型期对家事案件的思考
作者:孙文霞  发布时间:2018-02-12 15:05:54 打印 字号: | |

2000年开始从事执行工作已经有十八个年头,2018年元月被调整到民庭专办家事案件,有点不适,也有点压力。2月2日下午3时,开庭,敲响神圣的第一锤。随着播放器发出的低沉的宣布法庭纪律的声音,我快速适应着这个肃穆的环境,旁听席坐着两个旁听的原被告的父母。法庭调查、法庭辩论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突然,坐在旁听席的原告的父亲跳了起来,“我要说两句话,两个小孩一直是我们照看,我不管了,不管了……”制止不了,休庭!十分钟后,原告父亲被法警带离法庭,庭审继续。对第一个庭审出现的突发事件,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,并对2018年第一个月受理的14件家事案件的特点作了一个小小的总结:一、14件案件中,离婚案件居多,共11件,其他案件相对较少,其中同居纠纷案件2件,抚养费纠纷案件1件。二、案件当事人基本都集中在八○后。究其原因,八○后大都是独生子女,从小父母娇惯,受不了委屈,同时又处在婚姻初期,婚姻基础尚未牢固,所以八○后成了现阶段离婚案件的高发人群。三、第一次判决不准离婚后,第二次再次起诉的比例较高。11件离婚案件中第二次起诉离婚的就有6件,占比50%以上,由此说明,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并不能让夫妻感情得到缓解和修复。四、财产纠纷大。有10件离婚案件和2件同居纠纷案件都涉及到财产分割,争议的财产数额大、类型多、来源复杂(有的涉及双方父母),从而导致案件调解难度加大。五、新型案件开始出现。2件同居纠纷案件,其中一件在两年前已自行解除同居关系,这次起诉仅要求对孩子进行亲子鉴定。单起诉要求进行亲子鉴定,自本院成立以来还是首例。六、家事案件不易公开审理。特别是婚姻案件,它会涉及双方家庭、子女、个人隐私等诸多问题,在双方当事人陈述过程中可能会加大家庭之间的矛盾,2月2日庭审的突发事件就是很好的证明。

家事案件说起来容易,但自2016年最高院推行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以来,我们要转变思路,要将案件审判由侧重财产权益保护转变为全面关注当事人身份利益、人格利益、情感利益和财产利益,对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中推行的调解员、调查员、心理专家的引入及冷静期的设定等等我们要大力推广和大胆运用,毕竟家庭的稳定关乎着社会的稳定。

芜湖经开区法院 孙文霞

责任编辑:芜湖经开区法院